输入搜索关键字
主题 : 《你个牛人》作者:弓行永夜
 论坛版主

UID: 2602128
性别: 保密
精华: 2
发帖: 11301
论坛币: 14203 个
威望: 601 点
贡献值: 9 点
TXT值: 1 点
群组: 闲人馆
在线时间: 1136(时)
导航: 玩宫廷计得勋章
注册时间: 2009-12-06
最后登录: 2018-05-21
鲜花 6 鸡蛋 0
楼主  发表于: 2012-07-08 17:34  
来源于 完结 分类

《你个牛人》作者:弓行永夜

书籍名字: 你个牛人
作者名字:弓行永夜
原创网址:https://www.jjwxc.net/onebook.php?novelid=737373
章节数目: 2
楼层布局:1~2楼
书籍封面:
下载说明:
1.请直接在附件名上点击鼠标左键>>进入到阅读页面下载。
2.请勿使用迅雷、快车等多线程下载工具下书,因为这会使你下载一个附件花费多个论坛币。
3.论坛币可以通过发帖免费获得,充值失败 请点击此处
4.下载一个附件消耗1个论坛币,快速充值积分
5.可以点击附件旁的点击阅读,无需花费论坛币即可免费试读章节
 论坛版主

UID: 2602128
性别: 保密
精华: 2
发帖: 11301
论坛币: 14203 个
威望: 601 点
贡献值: 9 点
TXT值: 1 点
群组: 闲人馆
在线时间: 1136(时)
导航: 玩宫廷计得勋章
注册时间: 2009-12-06
最后登录: 2018-05-21
鲜花 6 鸡蛋 0
1楼  发表于: 2012-07-08 17:38  
  上
  雷震子收到圆耳的召唤时,正在太老君的洞府。
  老君拔了他的羽毛想再做根鸡毛掸子,说要研究东西方鸟人的差别。
  他的手镯一顿摇晃,雷震子赶忙给老君看,老君眯着眼睛点点头。雷震子立刻升起祥云,往圆耳的方向赶来。
  再晚一点,他就要被拔光了。
  裸鸟……这个恐怕不大好看。
  圆耳跟敖旷在杭州,身边跟了个五六岁的小孩儿。圆耳跟他头碰头靠在一起,玩得开心。
  雷震子赶到的时候,敖旷离暴走基本只有一线之隔。
  见到大救星,敖旷把那小孩儿拎起来一把扔进雷震子怀里。圆耳这才看到他,笑着扑过来,“大哥!”
  雷震子腾出一只手把圆耳抱起来,和那小孩子一左一右,小孩儿搂着雷震子的脖子,跟着圆耳叫道,“哥哥……”
  他黑瞳黑发,跟圆耳形成鲜明的对比,雷震子就更别提了,青面赤发说的就是他。
  那小孩儿的眼眸极漂亮,大概是雷震子见过最好看的孩子。圆耳说,“大哥,这是我最近认识的朋友,叫牛哥儿。”
  雷震子笑着跟小孩说,“你这么。蔽掖蟾纾俊
  孩子抱着他脖子柔柔的说,“哥哥我小名叫犇犇。”
  圆耳道,“你刚才怎么不告诉我?是不是想让我跟你叫哥??”
  犇犇扭过头趴在雷震子肩上不理他。圆耳鼻子里哼了一声,之前跟他玩的那么开心,转头就不认人。
  不过还是得完成任务,“大哥,犇犇说他跟父母不见了找不到,一直跟着我们,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,所以找你来帮忙。”接着撒娇道,“你不介意吧大哥……”
  雷震子憨厚的笑,“介意什么。你找我几乎救我一命,我还得谢谢你呢。”
  圆耳玩笑道,“大哥有危险早点通知我们嘛!哎,要是天界能用手机就好了……”
  雷震子认真回答道,“没有信号。”
  雷震子让犇犇讲他家人的事,看看怎么能帮忙 ∧犇就讲了个旧社会一般家族恩怨纠葛的故事。
  他妈嫁给他爸的时候带着点私奔的性质,因为他妈家里是大户家族,权势滔天的那种。
  后来他和他妹妹出生了,他妈也让家里找到了带回去。他爸赶忙跑到他妈妈家门口去要人,当然未果,动了个心眼把他们兄妹俩送进去。
  他们的外公外婆年纪一大把,孩子也一大把,但是孙子外孙子还一个都没有,见到这两个粉雕玉砌的娃娃喜爱的不得了。这样慢慢的,慢慢的,他妈那边接受了他爸爸,夫妻合好如初。
  故事本应该完美结局了。
  可惜他爸太好色——虽然只好他妈的色——竟然放任他俩在外祖家不管。他外公外婆做的是大事业,整天忙的神龙见首不见尾,他们俩无聊到崩溃就偷偷出来找父母。
  不幸的是,他爸带着他妈离开了原来的家,新家不知道在哪,这俩孩子又不小心失散,剩下犇犇一个人,好像变成孤儿一样……
  雷震子听了心疼,抱着犇犇说肯定帮他找到人。他平时极少下界,还不知如今世上是什么行情,承诺已经许下来了。
  敖旷鄙视了下,当着雷震子的面正色道,“我看他父母是凶多吉少,不如咱们去地府看看,没有的话也能让他心安。”
  犇犇趁雷震子没注意狠狠瞪了敖旷一眼,趴在雷震子怀里小声道,“哥哥,我好害怕。”
  雷震子抱紧他安慰,“不怕不怕,有哥哥在……”
  犇犇满意的回抱,亲了雷震子的大眼睛一口。
  敖旷抱着圆耳,雷震子抱着犇犇,双双下到地府。听闻敖旷和雷震子来了,地藏菩萨亲自迎出来。
  “敖旷,真是好久不见,还记得你那把劈魂刀。 
  敖旷傲然道,“谁稀罕那把破刀,我们来找人的。……不过都一千年了,那把刀还在。歉隼瞎聿皇且橛诰÷铮俊
  地藏菩萨笑了,“你当谁都跟你那样不知变通。 彼祷凹淇醇渍鹱踊忱锏臓臓钠娴,“这孩子是哪位,怎么从来没见过?”
  雷震子跟菩萨见了礼才道,“这孩子是个凡人,父母不见了,想来看看是不是到了这里。”
  菩萨摇头道,“他父母不在这儿。”
  雷震子诚恳的说,“菩萨果然神通,一见便知人前生后事,真叫人佩服。”
  菩萨尴尬的笑,他哪知道这孩子父母在哪,不过肯定不在地府就是了。这孩子身上一无仙气,二无鬼气,三无人气,连妖气也没有。
  他父母必然不同凡响,要是在这出现,他肯定老早注意到了。
  雷震子颇为振奋,不在地府,那说明还健在凡间 ∧犇也一副开心的样子。
  敖旷发话说,“既然来了就到处逛逛好了,圆耳还没来过地府吧?”
  圆耳兴奋的点头,这才是他和敖旷此行真正的目的。
  菩萨在旁边偷看圆耳,还悄悄试了下能不能摘掉他的光环。
  这可是三界闻名的鸟人大仙!天庭都多少年没封过神仙了,你找个不好奇的给我看看……
  地府三日游开始。
  地藏菩萨公务繁忙,特派牛头一只做导游陪伴。
  圆耳竖着他的圆耳朵听牛头讲解。
  如今地府办公也都数字化了,人死后不再有黑白无常上门拘鬼,自动有拘传票发放。
  七七四十九日内经两次拘传不到,只能魂飞魄散。
  下地府后牛头马面会发放鬼卡,跟公交磁卡似的。刷一下,渡忘川河;刷一下,过奈何桥;刷一下,喝孟婆汤;再刷一下,投入轮回。
  别说圆耳觉得有趣,连雷震子都感兴趣,看了好半天不舍的走 ∧犇从雷震子怀里爬出来,跑到牛头身边跟他一顿叽里咕噜,竟然套出两张鬼卡。
  圆耳跟雷震子便跟着鬼流体验了一把,回来说孟婆汤臭的跟洗脚水一样。
  牛头呆在旁边抽搐了一会儿。鬼卡上本来记载的那两个鬼魂就这么自由投胎去了,一点程序都没走。
  这些特权人士真是太乱来了。
  观赏了三生石,阎王审案,十八层地狱,他们终于依依不舍的离开地府。
  经过犇犇的眼神交流,圆耳充分理解了他的意思,跟雷震子说他们分头去找犇犇的父母,两队人马就此分道扬镳。
  犇犇乖顺的趴在雷震子怀里,他老家在杭州,雷震子便回了这个城市看看能否找到什么线索。
  他调整了仪容,不能以本尊出现,否则凡人肯定以为是生化危机里的怪物降临。
  其实他褪去异象长的也不丑,普通人吧,满脸忠厚和善,看上去有点太老实了。
  犇犇很满意,他巴不得雷震子再丑一些。
  犇犇说他想吃冰激淋,雷震子当然满足,随便进了一家超市 ∧犇挑好之后,雷震子去付账。
  只能说雷震子真的和这个时代脱节了。他又没观察了解一下再下凡,导致于他完全不知道现在凡间的钱币长什么样。
  犇犇啃着冰激淋,一脸无辜的等雷震子掏钱。
  其实雷震子真的可以随便使个法术混过去的,不过咱对老实人的脑筋要求也不能太高不是。
  雷震子想了想,拿出一块圆玉,诚恳的跟店员商量,“店家,我今天身上正好没带钱,先用这个抵押行吗?我明天就送钱过来。”
  店员是个年轻小伙子,张着嘴听他说完话,张着嘴收下圆玉,张着嘴目送他们离开。
  这是什么年代。褂腥肆粲竦盅海
  小伙子很与时俱进,他怀疑自己遇上穿越的了……
  出了超市,犇犇问道,“哥哥,那块玉是什么来历,你很珍惜。是哪个仙女姐姐送的吗?”
  雷震子羞赧道,“不是……是我父亲送我的。”
  犇犇知道雷震子的父亲是谁,突然好愧疚的抱住他,“对不起哥哥。其实我有钱的,只不过不在身上,我们快回家,马上回来赎玉。”
  雷震子拍拍他的脑袋,“没事儿,今天你也累了,明天早上我来就好。”
  犇犇定定的看了他一会儿,软嫩的亲亲他下巴,“哥哥,你对我真好。”
  雷震子立刻觉得自尊心被满足,好有被需要的感觉。他轻声问了犇犇的地址,一眨眼来到一间公寓里面。
  他给犇犇弄了晚餐,陪他喝牛奶,帮他洗澡,靠在床头讲晚安故事给他听。
  犇犇一直握着他的手指,睡着后还不愿放手。
  雷震子摸着犇犇的头,没有什么睡意。
  有个孩子陪伴多幸福,他父母怎么忍心扔下他们。
  如果是他,就绝不会抛弃这个孩子。
  从封神台下失意到今天,几千年过去,雷震子一直是孤单一个人。
  他独自生活在终南山上,极少在天庭的宴会上出现。
  神仙们几乎都是美貌出尘的,连三只眼的二郎神都俊美朗逸。
  只有他一个,面如湛,发似砂,风雷翅,形如鬼。
  成仙之日你是什么样子,在天庭里再不能变化了。雷震子怕吓到别仙,轻易不敢离开洞府。
  要不是太上老君时时想着他,只怕他烂在洞里也没人知道。
  虽然不常出现,但他知道自己在天界的知名度,恐怕不比圆耳低。
  长得这么对不起仙家名号的神仙,应该是绝无仅有了吧……
  抱着圆耳在天界游玩那两个月,雷震子是快活的。他有被需要被依赖的幸福。
  从来没有人这么需要他,他父亲有一百多个儿子,第一次见面甚至不认得……
  他幼时不小心吃了奇杏,生出风雷二翅,个性极其易怒暴躁。但是经过几千年的隐居沉淀,从前那种霹雳雷暴的个性早已退去。
  他现在就是个长相恐怖,没有个性的烂好人。
  圆耳不同,他长得可爱而特别,每个仙人都对他好奇。
  雷震子也顺便尝到被人围观的滋味。
  虽然不见得多喜欢,但绝对比孤自一人徘徊要好。
  后来圆耳想要变得强大。可他当年是肉身成仙,不懂法力之道,无法达到圆耳的要求,只好把他送走。
  重新变成一个人的感觉……太糟了。
  雷震子躺在犇犇身边,爱惜地看着他的睡容。不知道犇犇找到父母之后,愿不愿意自己时而来看望他。
  犇犇睡的很不踏实,不时讲梦话,一会儿说“不要走”,一会儿说“对不起。”
  雷震子轻轻拍犇犇的小身子,哄他入睡。
  白天折腾的够呛,他慢慢也沉入梦乡。
  第二天犇犇一早便醒来。他轻轻退出雷震子的怀里爬下床。
  走出公寓那一瞬间,他突然长大,变成一个二十几岁的俊朗青年。
  他对着空气说,“让他多睡会儿。”说完往昨天押玉的那间超市去了。
  进了超市门,依然是昨天那个年轻的店员。他直接走到收银台跟小伙子说,“昨天我哥哥跟我儿子在这里押了一块玉,现在我想把它取回来。”
  小伙子立着眼睛道,“哪有什么玉?你是来捣乱的吧”
  雷震子的圆玉怎么可能是一般货色,犇犇知道这店员想私吞,口气立刻差起来,“把玉拿出来,什么都好说。别让你自己后悔!”
  小伙子大声道,“你有什么证据说我拿你的玉,不要血口喷人!你再胡搅蛮缠,我叫警察了!”
  犇犇歪着脑袋问,“警察怎么了,很厉害吗?”
  “你不用吓唬我,我可真叫警察了!有本事你叫黑社会来!”
  犇犇无辜的笑了,“我叫不来警察,我也叫不来黑社会,但是……”
  他“啪”一声打了个响指,整个超市突然拥挤起来,人满为患。
  犇犇看着目瞪口呆的店员,好整以暇道,“……我叫得来天兵天将。”
  拿着雷震子的圆玉在手里摩挲,犇犇突然不想还给他了。
  就算定情信物好了。
  犇犇深以为然的点点头。
  正暗中计算着,他突然听到雷震子的声音,“犇犇爸爸,你等等!”
  犇犇差点笑出来,你叫我爸爸?这么有情调?
  他斯文的转过身,看到雷震子几步跑到眼前,“犇犇他爸,我是,我叫雷震,这两天跟犇犇在一起,你见到他了吗?”
  犇犇做出奇怪的表情问,“你怎么知道我是犇犇爸爸?”
  雷震子说,“是昨天那个店员告诉我的。他说你是犇犇他爸爸,已经把玉赎走了。”
  犇犇点头,“我的确是犇犇爸爸。”
  雷震子感觉这个爸爸有点奇怪,接着问道,“犇犇呢?我一早醒来他就不见了,他跟你在一起吗?”
  犇犇回道,“他跟犇犇妈妈在一起,”说着笑得很有些龌龊,“你不用担心,他今天很高兴。”
  雷震子听了有点失落,强自掩饰道,“哦,那就好,他找到你们我也放心了。”
  犇犇听他想走人的意思,赶忙挽留道,“犇犇妈妈要带他出去玩几天,不如雷先生留下来呆几日等他回来,我们也想要谢谢你。”
  雷震子赶紧推辞,“不用说什么谢 ∧犇是个好孩子,希望你们今后多关心他,不要让他总是一个人,他还这么。碌サヒ桓鋈颂闪恕
  犇犇饱含深意的看了他一眼,心里一顿翻江倒海。雷震子看他不回答,以为自己说得太多,赶忙解释道,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我没资格评价你们,只是……”
  犇犇握住了他手,“雷先生太客气了,我觉得惭愧,你一定要留下来,犇犇回来肯定想见你。你就当教教我们怎么做合格的父母……”
  雷震子一听犇犇想见自己,根本舍不得走,“那我就却之不恭了。”
  犇犇道,“我叫瘪迩,我们就直接叫对方名字好了,称呼你雷先生也太疏远了。”
  他倒真不客气,雷震子也感觉不到问题,爽快地答应,“好的瘪迩。”
  犇犇,现在是瘪迩,笑得很满足。心爱的人叫自己瘪儿,多么甜美多么亲密啊……
博群E书吧欢迎你的到来,为了避免个性签名影响访问速度,同一页面内同一个人的个性签名仅显示一次
 论坛版主

UID: 2602128
性别: 保密
精华: 2
发帖: 11301
论坛币: 14203 个
威望: 601 点
贡献值: 9 点
TXT值: 1 点
群组: 闲人馆
在线时间: 1136(时)
导航: 玩宫廷计得勋章
注册时间: 2009-12-06
最后登录: 2018-05-21
鲜花 6 鸡蛋 0
2楼  发表于: 2012-07-08 17:38  
  下
  雷震子呆在瘪迩家里,他们每天逛逛人世聊聊家常,过得很惬意。
  雷震子不忘教育瘪迩善待孩子,还夸奖犇犇聪明乖巧可爱,瘪迩觉得牛叉极了。
  只是圆耳的名字也时常冒出来,瘪迩很不开心,很不高兴。
  雷震子困惑,他觉得这位瘪迩先生真是奇怪。
  他对自己好得不可思议,百依百顺,好像在讨好情侣一样。可是脾气来的特别突然,上一秒还其乐融融,下一秒脸已经臭的像孟婆汤。
  好在这种变脸的时候不多,做足心理准备就好。
  他们父子俩很像,长相气质,生活习惯,讲话的方式,睡觉前喜欢握着别人手指……雷震子心里酸酸的。这就是血缘的魅力,外人无法插足。
  瘪迩很喜欢和牛奶,跟犇犇有一拼。雷震子看着瘪迩整日牛奶不离手,感觉自己像见到犇犇一般。
  他们父子俩还一样喜欢牛。
  哪里有疯牛病的新闻,瘪迩就破口大骂,诅咒人家全家都疯掉。
  网上说牛年是寡妇年,瘪迩就祈祷写文的那些人都成寡妇。
  瘪迩宁愿说“牛眼一瞪”,坚决不肯讲“虎躯一震”;瘪迩觉得“牛 逼哄哄”是一种夸奖,谁不服就跟谁单挑……
  雷震子很快觉得,犇犇再不回来,爸爸就要超过儿子在他心中的地位了。
  瘪迩听到他的评价,表情很快乐,同时追问有没有超过圆耳。
  雷震子回答不了。这两个人的感觉是完全不同的,他见到圆耳又不会心跳加速……
  那天瘪迩出门买牛奶去,犇犇突然回家了。
  一进门就嫩嫩的喊,“哥哥,哥哥,我回来了!”
  雷震子开心的抱起他,在左右脸蛋上各亲一口。
  犇犇忽然沮丧的说,“哥哥,我爸妈要分开了,他们要离婚……”
  雷震子赶忙询问道,“怎么回事?怎么会离婚?”
  犇犇伤心的说,“我妈喜欢别人了,她是大户人家的女儿,看不上爸爸的穷酸气儿……”
  雷震子心里一阵愤怒,可他不能在犇犇面前表现出来,强忍怒气说,“那她不管你们了吗?你们还这么。艿梦忝橇┛悸前桑 
  “妈妈说,让我永远跟着他!哥哥,你帮我照顾爸爸好不好,他好可怜。晃衣枧灼恕
  雷震子当然答应,抱着犇犇反复安慰 ∧犇在他怀里噌来噌去,连亲了好多口,依依不舍地说,“妈妈说他在等我,我得走了。哥哥你一定要好好帮我照顾爸爸哦!”
  雷震子坚定地点头答应,心里酸得要融化掉。
  过了好一会儿,瘪迩才回来,满脸伤心欲绝,欲哭无泪。
  雷震子心疼了,不断的安慰 〔迩疲惫地靠在他肩上,雷震子主动献出温暖的怀抱。
  晚上瘪迩还是很伤心很痛苦,雷震子只好抱着他睡在一起。
  瘪迩开始是紧紧的握着他的手指,后来则紧紧抱着他的脖子。
  雷震子不忍心推拒,只好任他越搂越紧,越搂越近,最后整个人都贴到他身上。
  这样睡觉真不舒服,睡到后半夜,雷震子感到很难受,悠悠醒过来。
  他发现瘪迩骑在他身上亲吻,嘴里喃喃叫道,“宝宝,宝宝……”
  雷震子以为瘪迩想念孩子,只好抚摸他的脊背安慰,“好了没事,宝宝会回来的……”
  瘪迩不断细吻,渐渐吻到嘴里去,雷震子轻轻一挣躲闪开,赶紧更加努力安抚瘪迩。
  只是听着瘪迩口里一声接一声地喊着“宝宝”,雷震子也不免分神,终于被瘪迩亲了个正着,心神差点都被他从嘴里吸出去。
  他的仙力再微。呖皴且彩乔岫拙。可是瘪迩这么可怜,让我们的老实人如何忍心。
  等雷震子反应过来,瘪迩已经攻城略地,万事大吉。
  雷震子哼哼呀呀地躺在瘪迩身下,抽不出脑筋思考瘪迩他老婆的问题了。
  翌日清晨,雷震子在瘪迩的怀抱里醒过来。
  瘪迩睡得很香甜,手臂抱住他,脸庞贴在他旁边。
  雷震子有点难过,他想瘪迩昨晚恐怕认错人了,不如趁他未醒先跑掉免得尴尬。
  身子稍微一动,瘪迩立刻醒过来,手臂搂得更紧,“怎么醒了?”
  雷震子干笑了声,等瘪迩发现大惊失色逃之夭夭。
  可是瘪迩反而凑上来在他唇上亲了一口,“早。”
  雷震子干巴巴的回应,“早,早……”
  瘪迩伸手摸上他胸口,雷震子身子一抖,瘪迩立刻笑了。
  雷震子终于反应过来,抓住那只不安分的手,“瘪迩,你醒了没有?”
  瘪迩专注地看他,“当然醒了,你不也醒了吗?”说着就要亲上去。
  雷震子连忙推开,瘪迩一下被他推到床下,惊讶的看着他。
  雷震子强装镇定,“瘪迩,你昨晚认错人了。不过没事儿……”
  瘪迩扑上来拦住他的话,“我没认错人,宝宝,我没认错!”
  雷震子瞪大了眼睛,瘪迩,你伤心得失去神智了吗?
  后面几天雷震子一直小心翼翼,生怕惊醒瘪迩,万一他神智不清时办出点什么傻事,那他怎么对得起犇犇?
  瘪迩心安理得地享受雷震子的照顾,时而撒撒娇,雷震子就会任他胡作非为。
  那些大仙小神真是没鉴赏力,谁的身体有他家宝宝美味!幸亏他们不知道,要真抢他瘪迩恐怕还得费点力气。
  他瞥见雷震子联络圆耳,询问情况。也差不多了,再不问瘪迩都觉得雷震子不关心自己了。
  他不知道雷震子什么答案也没得到。
  老实人强自按下心里的疑虑和困扰,仔细照顾瘪迩。
  也许过几天,瘪迩就会恢复正常了。
  到时就是他想留下,瘪迩都会主动赶他走的。
  到了第十天晚上,雷震子再迟钝也受不了了。他跟瘪迩摊牌,“瘪迩,到底是怎么回事?”
  瘪迩正在他身上努力耕耘,“什么怎么回事?宝宝说清楚嘛。”
  雷震子早就不跟他纠缠宝宝这个称呼问题,他试着推开瘪迩一点,“瘪迩,你不能拿我当代替品!”
  瘪迩完全停下动作,贴上来亲了他一下,“宝宝,我没拿你当代替品,为什么你不相信?”
  他话语里流露伤心的味道,雷震子尽量不被他的神情困扰,“可你现在这样……怎么解释?”
  瘪迩笑得温顺,“解释?宝宝,我喜欢你。 
  说着顶了雷震子一下,像是要表示他说话的真实性。雷震子咬着下唇忍住呻吟,勉强道,“可是,你不爱你妻子吗?”
  “当然爱,我妻子不就是你!”
  雷震子以为他神智还在错乱,也不跟他辩解。他拼力压下心里的难过,全心全意投入到激情当中。
  一切都安静下来,瘪迩伏在他身边,似乎已经睡着了。
  雷震子慢慢爬下床,一挥手衣服都穿在身上。他承诺过犇犇照顾他爸爸,可是现在自己都搭进去了,这事儿就有点困难。
  下次跟犇犇道歉吧。雷震子仔细看了一会儿瘪迩,捏了个口诀就想离开。
  突然人被瘪迩抱住一把扔回床上,雷震子一阵头晕,双手被紧握住钉在头顶,他第一次见到瘪迩这么恐怖的表情,“你要去哪?!”
  雷震子讷讷说不出话,瘪迩的神情更加可怖,头上竟然长出牛角,“你要走?你为什么要走?”
  雷震子看着他的面容,想伸手去摸一下却动弹不了,正要动用法力甩开瘪迩的束缚,一条牛尾缠到他颈项上,慢慢收紧。
  他心里一惊急道,“你不是凡人?你是谁?”
  瘪迩惨笑,“你不知道我是谁,到现在你还不知道我是谁……你一点都不关心我嘛?”
  说到后面已经按捺不下伤心的语气。
  雷震子被骗了太多次,依然没有一点长进,听到瘪迩的话态度立刻软下来,“你不说我怎么知道你是谁?你怎么有牛角?你是妖精吗?”
  瘪迩自嘲道,“我也不知道我是什么东西,你说我算是个什么……”
  他慢慢伏在雷震子身上,收回缠住雷震子的牛尾。
  浓浓的伤感和惆怅立刻感染到雷震子,他没想到瘪迩会这么伤心,只好干涩安慰道,“你别难过,你告诉我怎么回事……”
  瘪迩放开他的手,靠在他肩头,“我想听,我自然会讲给你听。上次你不是问过圆耳了吗?我以为你不想听我说。”
  “圆耳光顾着和敖旷胡闹,都没听清我问什么……还是你自己跟我讲吧。”
  瘪迩贴在雷震子耳边轻声说,“这个故事,我其实已经讲过的了。”
  “我成仙的时候,刚刚五岁,入了天庭以后再也无法长大。我父亲是凡人,不被天庭接受,我无论童身还是成人,都没有一丝仙力。”
  “你记得我说过我父母的故事吗?没有一个字是骗你的。当年我父亲披着黄牛皮飞天,所以我们都得到了些许金牛大仙的法力,只是想使出来就必须变成这个样子。你说,我是个什么东西……”
  雷震子终于知道了瘪迩的身份,震惊是免不了的,“你,你是……”
  瘪迩握住他的手指,轻笑道,“我什么都不是,随便谁都比我强一万倍。”
  “无论经过多少年,我在天庭永远只能是五岁的样子无法长大,你说我怎么可能甘心!”
  “好在我人。沧⒁獠坏。我就经常偷入太上老君的洞府,扮作扫地童子,偷吃他的仙丹。”
  “我父母复合之后,我很少见到他们,外祖更是。他们其实很疼我和妹妹,但他们总有这样那样的要事,只有派天兵天将跟着我。”
  “后来,那个圆耳来了,整个仙界都被震动,老君叫了你来照顾他。我在暗处偷偷观察你,你好温柔,抱着他到处走,给他讲故事,从来不嫌他烦……”
  “你头发这么红,皮肤蓝得吓人,长的本来不好看,……可我就是喜欢你。”
  “他们说你是风雷大将,肉身成圣,封神都不稀罕。多少人哭着喊着想修神,可以肉身入仙道的,两只手就数的清。”
  “你这么厉害这么威风,可你对那个一点法力都没有的圆耳那么温柔。我就想象你对待我,会不会也是那样……”
  瘪迩轻轻抬头看着他,“那时我跟自己说,我也要你抱着我到处走,温柔的陪着我,眼里只有我一个……圆耳算是个什么东西!”
  雷震子恍然大悟,“把圆耳骗去学艺的那个童子是你!”
  瘪迩骄傲的点头,“当然,让圆耳遇见敖旷的也是我。金童玉女太好忽悠了,随便几句话就上当……可惜没把那小鸟人吓死。。 
  “不过能让他离你远远的,也算了了我一桩心愿。”
  雷震子彻底傻眼,瘪迩恨声道,“你还想着那个圆耳!”
  雷震子赶紧安抚这头暴怒的小牛,“没,没有,我只想着你!”
  说着雷震子突然开始害羞起来,活了几千年了,还没说过一句情话……
  小牛笑得很□,“你只想着我?这可是你说的!”
  说着缠到他身上,“我也只想着你,宝宝,我只想着你!”
  雷震子一个愣神,衣服就被扒了个精光,“等等,等等,瘪迩……犇犇,你到底叫什么名字?”
  小牛浪笑道,“你叫我什么,我就叫什么。几百年都没人叫过我名字,我已经忘了……”
  说着下身便冲了进去,雷震子闷哼一声,“轻点……嗯……你,轻一点……”
  一条牛尾缠上他的□,尾部的绒毛恶意去抚慰微微哭泣的柱体,雷震子挣扎不出,喘气着抱紧了身上的小妖怪。
  玉帝王母召见了雷震子,王母擦着眼泪说,“我的宝贝外孙就交给你了……我们没照顾好他,你就当是替我们补偿,千万好好对他……”
  姜子牙找他,“不是师叔说你,要找你也找个善良点的呀!你知不知道他偷了我多少仙丹啊……”
  牛魔王找他,“虽然我跟这孩子没什么交情,但好歹也是我们牛家的人!你要敢对不起他,我举牛界上下也要灭了你!”
  太上老君也找他,“上次那鸡毛掸子没做成,再拔几根毛给我”
  ……
  最后找他的反而是圆耳,小鸟人忧虑的说,“大哥,是不是我害了你。俊
  瘪迩知道了冷笑道,“还真是他害了你!”
  雷震子亲了他一下,谢天谢地,让圆耳害得更猛烈些吧……
  你瞧,我只想着你。
  不管你是谁,不管你在哪里。
博群E书吧欢迎你的到来,为了避免个性签名影响访问速度,同一页面内同一个人的个性签名仅显示一次
borgia825 离线
 五星级会员
UID: 1830338
性别: 保密
精华: 0
发帖: 1783
论坛币: 483 个
威望: 14 点
贡献值: 0 点
TXT值: 0 点
在线时间: 120(时)
导航: 玩宫廷计得勋章
注册时间: 2009-07-10
最后登录: 2015-09-14
鲜花 0 鸡蛋 0
3楼  发表于: 2013-02-18 11:26  
这个作者文笔很好的
疯人殿 离线
 六星级会员
UID: 406743
性别: 保密
精华: 0
发帖: 2678
论坛币: 18 个
威望: 9 点
贡献值: 0 点
TXT值: 0 点
在线时间: 274(时)
导航: 玩宫廷计得勋章
注册时间: 2007-11-16
最后登录: 2016-04-16
鲜花 1 鸡蛋 0
4楼  发表于: 2013-04-10 19:40  
为肉而来 失望而归  
这个大人的一大卖点木有出来。。。
 一星级会员
UID: 5806821
性别: 保密
精华: 0
发帖: 52
论坛币: 1 个
威望: 0 点
贡献值: 0 点
TXT值: 0 点
在线时间: 2(时)
导航: 玩宫廷计得勋章
注册时间: 2011-10-05
最后登录: 2013-06-01
鲜花 0 鸡蛋 0
5楼  发表于: 2013-04-10 22:26  
路过  支持一下
sankisky 离线
 三星级会员
UID: 20754
性别: 保密
精华: 0
发帖: 305
论坛币: 299 个
威望: 16 点
贡献值: 0 点
TXT值: 0 点
在线时间: 94(时)
导航: 玩宫廷计得勋章
注册时间: 2007-03-17
最后登录: 2019-03-24
鲜花 5 鸡蛋 0
6楼  发表于: 2014-09-27 20:56  
这个作者文笔很好的
zhuhaha002 离线
 预备会员
UID: 6876442
性别: 保密
精华: 0
发帖: 4
论坛币: 0 个
威望: 0 点
贡献值: 0 点
TXT值: 0 点
在线时间: 0(时)
导航: 玩宫廷计得勋章
注册时间: 2014-10-15
最后登录: 2014-10-15
鲜花 0 鸡蛋 0
7楼  发表于: 2014-10-15 23:24  
hao!hao!hao!hao!hao!hao!hao!好hao!hao!hao!hao!hao!hao!hao!好hao!hao!hao!hao!hao!hao!hao!好hao!hao!hao!hao!hao!hao!hao!好hao!hao!hao!hao!hao!hao!hao!好hao!hao!hao!hao!hao!hao!hao!好hao!hao!hao!hao!hao!hao!hao!好hao!hao!hao!hao!hao!hao!hao!好hao!hao!hao!hao!hao!hao!hao!好
wscxx 离线
 四星级会员
UID: 6921223
性别: 保密
精华: 0
发帖: 895
论坛币: 73 个
威望: 63 点
贡献值: 0 点
TXT值: 0 点
在线时间: 89(时)
导航: 玩宫廷计得勋章
注册时间: 2015-05-01
最后登录: 2019-04-13
鲜花 0 鸡蛋 0
8楼  发表于: 2019-03-23 18:57  
看到推荐就来啦
快速回复

*认证码:
(发满10贴后不会再有验证码)
验证问题:
11+6-7=? 正确答案:10
      本站内容均由网友发布,本站不承担内容的合法性及真实性引起的一切争议和法律责任。网友上传的电子书版权属于原作者所有
      若本站侵犯了您的权益,请您将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第一时间及时处理。举报邮箱:tousu#ebk8.com(#换成@)
      Style by PHPWind Code © 2008-2014 电子书
      关注官方公众号
      有消息第一时间通知